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奇迹要闻 >

联想要誓死打赢的保卫战 背后是怎样的真相与博弈

编辑:奇迹私发网 阅读( 9956)

      5G标准之争既有公司利益,也有国家利益,但国家利益是一个整体概念,并非单个企业细分技术标准的成败所决定。狭隘的民族主义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进步,对联想华为这样率先全球化的中国企业,有害无益

      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已经多年不问联想集团具体事务,但5月16日,一封由他和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、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联合发布的声明引人注目。

      “联想不能容许有人泼脏水,甚至冠以“卖国”的帽子。”这份声明写道。

      5月初,一场发生在2年前3GPP会议上的投票被旧事重提,这次投票事关全球移动通信5G编码标准。有网文称,在3GPP举办的一次有关5G标准的会议记录中,同为中国企业的中兴支持华为,但联想却投票给了外企高通

      期间在各大社交平台上,不断冒出“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”、 “联想站队高通,导致华为以微弱差距输了”、“联想坑同胞”、“联想卖国”等指责。

      联想5月16日发出的声明表示,这是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。在整个投票过程中,联想代表遵循两个原则:一个是基本的,要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;还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就是要注重大局,即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。

      该声明称,在3GPP组织的5G eMBB方案第一轮(RAN1#86bis)投票的时候,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,选择LDPC技术方案。在第二轮(RAN1#87)投票时,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、创新与发展,选择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。柳传志认为,在整个过程中,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,执行也没有问题。

      该声明还说,为求证这一结论,柳传志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通了电话,任正非表示,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,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。

      这份声明最后呼吁:联想全体同仁“万众一心,同仇敌忾,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!”

      在业界看来,涉及5G标准的竞争中,LDPC技术方案,高通占优;Polar码方案,华为主导,从最终的投票结果来看,高通在数据信道标准上领先,华为亦在控制信道标准上有重要斩获。业界高度关注,一场两年前的技术标准投票为何会引发一场涉及爱国、卖国的争议,联想为何激烈应对,当初引发争议的5G 标准投票,到底是一场怎样的博弈和平衡?厘清这些问题,有利于看清这场风波的成因。

      5G标准“投票门”真相

      3GPP(Thi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,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)成立于1998年,旨在定义端到端的移动通信系统技术规范和产业标准,是国际上影响最为广泛的标准化组织。去年12月,3GPP公布了世界首个5G标准(3GPP Release 15非独立组网)。

      关于此次“5G信道标准投票”,牵涉到3GPP的两次会议,分别是2016年10月在葡萄牙里斯本举办的“3GPP RAN1 86次会议”,以及2016年11月在美国雷诺举办的“3GPP RAN1 87次会议”。

      5G信道标准分为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,控制信道传输控制信息,数据信道传输数据,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可以分别采用不同方案。

      从编码角度,根据码长可以分为长码和短码,短码较为常用,长码使用频次相对低,长码和短码也可以使用不同的编码方案,但需要注意的是,长短码都是针对数据信道,在控制信道上无长短码之分。

      角逐5G标准的信道方案主要有三种编码方案,分别是LDPC、Polar和Turbo。三种方案都是由学术界人士提出的,高通、华为等厂商沿着学术大牛的思路做产业落地。

      LDPC码由MIT的教授 Robert Gallager在1962年提出,是应用时间最长同时也最成熟的的信道编码方案,LDPC码在WiFi标准中获得应用。 高通主推LDPC码。

      Turbo码由法国科学家C.Berrou和A.Glavieux提出,也有超过20年的应用历史,Turbo码在3G和4G标准获得采纳,不过5G标准的主战场是LDPC和Polar之争。

      Polar码是由土耳其比尔肯大学教授E. Arikan在2007年提出,Arikan是LDPC码提出者Robert Gallager的学生。在业界,研究Polar码的公司不少,但真正全力推动polar码的公司主要是华为。

      可以简单理解为,信道编码方案的争论变成了华为主推的Polar码和高通主推的LDPC码之间的竞争。

      2016年10月的会议主要是讨论数据信道标准。当时提出了四种方案。

      第一个高通主导:长码、短码都用LDPC编码,支持的有爱立信索尼、三星、因特尔、高通、联想及旗下摩托罗拉移动在内的16家厂商;

      第二个方案:长码、短码都用Polar编码,支持的只有华为自己;

      第三个方案:长码用LDPC编码+短码用Turbo编码,这一组合方案,支持的厂商也不多;

      第四个中国企业主导:长码用LDPC编码+短码Polar编码,这个组合方案支持的有中兴、联发科、小米、OPPO在内的17家厂商。

      华为主导的Polar方案只有一家,也就是华为自己支持,因此华为主动选择了弃权。高通主导的第一个方案和第中国企业主导的第四个方案势均力敌,最终两者各退一步,求同存异。因为两个方案都包含LDPC编码,因此3GPP初步决定在5G数据传输的长码部分使用LDPC编码,短码部分待定,推迟到11月会议决定。

      11月,第二次投票决定短码使用哪种编码时,以高通为首的LDPC编码阵营和以华为为首的Polar编码阵营都拉来了大量盟友。最终支持LDPC方案的有:三星、爱立信、英特尔、高通、夏普等在内的33家厂商,而支持Polar方案的有:华为、联想、阿里巴巴、华为海思、博通、联发科、东芝、小米、OPPO、三大运营商在内的50余家厂商。

      相比第一次联想投了高通的主导方案,这一次联想和其他中国企业均支持华为方案,不过最终还是高通方案胜出,这是因为3GPP投票不是看票数,而是看企业的权重。相比支持LDPC编码的企业,支持Palar组合方案的企业权重不足,虽然得票更多,但依旧是输了。

      至此高通主导的LDPC编码拿到了5G移动宽带数据信道全部份额,另一方面,即使联想第一次投了Polar组合方案,对结果影响也不大。

      但华为赢得了控制信道标准:华为及其它55家公司(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)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,华为因此在本次风波中公开致谢联想。

      联想为何反应强烈?

      5月10日起,知乎等社交媒体开始流传3GPP 5G标准会议中的投票经过,指责因为“联想及摩托”在“5G数据信道短码投票”中支持高通而非华为,导致华为失去了在5G数据信道短码标准控制权,对联想的抨击不断发酵扩大。

      5月11日下午,联想发布简短声明,笼统表示在投票中支持华为Polar 码。

      11日晚九点,华为在石器木瓜奇迹官方微博上发声,证实联想在5G控制信道编码中对华为方案投了赞成票,联想石器木瓜奇迹官微随后转发华为微博以示澄清与致谢。